在被子里怎么自己玩自己无声|分手了又在一起做了爱

远远地看见秦晓兰站在门口,这么冷的天,也不知等了多久。


苏葵心中微微泛起暖意,秦晓兰看见她连忙上来帮她推车,顾不上苏葵问她冷不冷,着急问:“医生怎么说?”


 在被子里怎么自己玩自己无声|分手了又在一起做了爱

“没什么事,医生开了点药,让我过几天去复查。”苏葵把车停在院子里,天已经晚了,只能明天去还。


秦晓兰松了口气,想再问又想起苏葵可能还没吃饭:“饿了吧,妈给你端了饭回来,我去给你热热,你先进屋去。”说着就跑进了厨房。


屋子里已经点上了煤油灯,旁边坐着一个皮肤微黑的的青年,正是原身的哥哥,苏爱国。


苏爱国看见她进来,站起来喊:“小葵。”


大队的人并不在一处上工,小葵的事儿他还是回来才知道的。


李桂珍就站在他旁边,看见苏葵,暗地里推了推他。


苏爱国上前一步,关切道:“小葵,你头上的伤怎么样,医生怎么说?”


在李桂珍不住地暗示下,嗫嚅着又接了一句:“……花、花了多少钱?”


说完,他整个脸都红了,低下头不敢看苏葵。


苏葵挑了挑眉,这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吧。


“大哥怎么问这个?”


苏葵是明知故问,李桂珍的小动作她都看到了。


“我、我就是关心一下……”苏爱国是个老实人,说不来谎话,何况是面对自己亲妹子。


就知道这男人靠不住,李桂珍狠狠在苏爱国后腰上掐了一把。


她挤出一个笑来:“小葵啊,你大哥也是关心你,那么多钱在身上,这万一掉了咋办,这还是……”


“掉不了,我拿得好好的。”苏葵微笑,像是没听出她的意思,“花了医药费,剩下的我得给人退回去呢。”


“退、退回去?!”李桂珍急眼了,“这不是给咱家的钱吗,这咋还要退回去?”


“大嫂,纠正一下,这不是给咱家的钱,是赔我的医药费。”苏葵刻意加重了“我的”两个字。


“不退,不能退!”李桂珍是真急了,“那不是你对象吗,给你的怎么就不能要了?”


“我们两家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。”苏葵提醒她。


“你都上门了还没关系!”李桂珍不自觉加大声音,“这亲他家不认也得认!他要不认,我上他家闹去!”


苏葵拧眉:“我已经跟周建林说了,相亲到此为止。”看来他们根本没把自己说的话放在心上。


“你都上了人家的门儿了,那就是人家的人,你不跟他以后这谁敢要你!”看苏葵冷淡的样子,李桂珍气不打一出来,“你知道今天的事有多少人看见了吗,咱老苏家的名声都让你丢尽了……”


“桂珍!”见李桂珍越说越不像样,苏爱国连忙制止。


“喊我干啥,我说的是事实!”


苏葵脸上的表情渐渐消失。


“怎么了这是,怎么还吵起来了。”秦晓兰端着碗进来。


“妈——今天小葵的事儿闹那么大,咱全大队谁不知道啊。”李桂珍拉着秦晓兰的手坐下,开始苦口婆心地劝说,“你说她不嫁周家,以后咋办?咱们老苏家以后咋抬得起头……”


“大嫂,觉得老苏家拖累了你,你可以离开。”苏葵侧身让开,不带一丝感情,“门在那里。”


李桂珍愣住,好一会儿才指着苏葵:“我是你大嫂!你、你居然这么跟我说话!”


说着她就开始哭天抢地:“我这是为了谁呀我,好心没人领情,竟然还赶我走,你们老苏家就是这么欺负我的,既然不欢迎我,我、我回娘家去……”


苏爱国拉着她不知所措,只知道喊桂珍,秦晓兰也着急,替苏葵解释:“桂珍,小葵,小葵她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


“妈,我就是那个意思。”


李桂珍的哭声戛然而止。


苏葵坐下,看着那一大碗玉米糊糊,上面还卧了一个荷包蛋,舀了一口糊糊,不太好吃,但也没办法,她今天已经饿了很久了。


见苏葵就这样吃她的饭,李桂珍只觉得心里头一口气哽住提不上来。


她掐着嗓子:“行,我回我家去,你们老苏家我高攀不起!”


她这话明显是讽刺,谁不知道老苏家是这大队里有名的穷困户,要不是家里只有一个儿子,她当初怎么也不嫁过来,是他老苏家高攀她李家!


她一边说一边往门口走,她了解这家子,往常她一说走,还不到门口,这娘俩就得追上来留她。


可苏葵一把按住要起来的秦晓兰,又对苏爱国说:“大哥,大嫂要回娘家看看,你跟上去干什么,你也想去李家?明天不上工了?”


苏爱国下意识摇摇头,桂珍家一直看不起他,每次回去他都只有挨训的份儿。


于是导致李桂珍一只脚都走出门外了,还没一个人来拉她。


“苏爱国!”李桂珍胸口疯狂起伏,回过头来指着苏爱国骂,“你是死人吗!你也巴不得我走是不是?”


苏爱国不知道反驳,就在那儿杵着。李桂珍当然不会回家,她爹娘都是重男轻女的,要是知道她跟男人吵架回娘家,只会把她骂死。


“行,我不管了,谁的事儿都不管了!”没人给她台阶下,李桂珍只好自己找补,“以后这个家的事儿也别来问我!”


吼完她带了一肚子气回了屋,把房门摔得震天响。


苏葵淡定地吃着荷包蛋,眼皮都没动一下。


苏爱国看了看苏葵,不知道说什么,只好往屋里去看李桂珍。


吃了饭洗了碗,又安抚了惴惴不安的秦晓兰,苏葵终于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
房间很小,还没有她大学寝室的一半大,一半放着木板搭的床,另一半放了张桌子,一把椅子,几乎就没有可以下脚的地方了。


虽然今天奔波了一天,可或许是穿书的事实在太过离奇,她尚且处在一种虚幻与现实之间,在这个陌生的地方,她一点睡意也没有。


苏葵索性拿出自己今天买的报纸,借着煤油灯看了起来。


今天看的那篇文章由于时间紧,她只是匆匆阅过。


打开报纸,副刊第一版就是京大教授陆子光的文章——《人民——文学植根的土壤》。


陆教授从文学的起源谈起,谈到从先秦文化到古代诗词,再到如今的文学创作,无一不深植于人民中,文学是人民的文学,文学创作永远离不开人民。


陆子光不负京大教授之名,用词精炼严谨,又透着一股端正之风,让苏葵不由得想到了自己曾经的导师,也是位真正的学者大家。


文章处处充满这个时代的特色,他对文学创作的未来,是期盼的、热切的,却也是谨慎的,迷茫的。在苏葵看来,这是处于这个特殊时代的人之常情。


结尾他展望未来,也不禁发问,文学创作的未来究竟是怎样的?


苏葵看完,眼神却不由得落在文章右下角。


【文学周刊诚邀各界人士投稿】


【投稿须知:请在文章结尾署上您的真实姓名,家庭住址,联系方式,方便我们后续将稿费寄往。】


“稿费……”在所有条款中,苏葵很快抓住了这条。要说她现在最缺的,那就是钱了。买报纸的三毛钱居然是她身上攒了一年的钱,买了报纸后,她是真的两手空空了。


县城一行也让她明白,在这个什么都处于在计划中的时代,她一个没钱没票没背景的人,想要谋出路实在是有点困难。


桌子上是原主的书,苏葵从里面取了一张崭新的白纸,这还是她给开学做准备买的。谁知道这书就读不下去了呢?


苏葵叹了口气,抽出笔展开纸张,端正有神的字迹行云流水般落在白纸上。


——《对文学创作未来的合理展望》


*


第二日醒来,苏葵惊觉已经日上三竿。


原以为自己会睡不着,谁知昨晚写着写着困意一下上来,一头栽下去就睡着了。


看了看桌上的文章,才写到一半,不过要写什么她已经有数,去县城前把它写完就好。


“大林,来找小葵啊,在屋里还没起呢,这睡得够久的。我催催去,你坐会儿啊——哎哟你说得对,这撞到头是得歇歇……”


李桂珍略带谄媚的话从外边响起,听这语气,和昨晚吵嚷发火说再也不管的好像不是同一个人似的。


周建林来了?


苏葵本不想再和他有牵扯,但大家显然不这么想。那就趁今天,把事情再说得清楚一点。


周建林挺拔身姿,站在那里好像一棵松树般,看见苏葵出来,他脸上带上关切:“苏葵同志,我来看看你,你的伤看得怎么样?”


“挺好的,没撞残。”


“小葵,怎么说话呢,人大林关心你呢!”李桂珍抢着要气氛活络起来。


伸手不打笑脸人,可想到书中原主那悲惨奉献的一生,或直接或间接都跟眼前这个人都脱不了关系,苏葵实在没什么好心情面对他。


李桂珍还想说什么,周建林却忽然开口:“我能和你单独谈谈吗?”


苏葵冷眼看着,不置可否。


周建林看向李桂珍,李桂珍想不同意也没法,一步三回头,还不断叮嘱:“那你们谈,好好谈啊,都是一家人,没什么说不过去的……”


堂屋大门开着,两人坐了一会儿不说话,气氛很是冷硬,最后还是周建林开了口。


“苏葵同志,相亲的事,你考虑得怎么样?”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 <<<<

来源: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。本文由志强门业网转载编辑,欢迎分享本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