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感经历_网恋是要穿小裙子的在线阅读

 被克劳斯看中的那个下午,景玉正穿着廉价的红色涤纶旗袍在中餐厅和客人争吵。

  来自日本的这位客人斤斤计较到令景玉头疼,尤其是对方坚持要点菜单上没有的关东煮,还不停偷瞄她的胸。

  “和您说过很多次了,我们那是麻辣烫,串串香,”景玉面无表情地告诉对方,

 情感经历_网恋是要穿小裙子的在线阅读

“和您想吃的不一样。”

  对方的目光一直在景玉衣服上打量。

  景玉身上的旗袍,还是老板回国探亲时以19.9包邮的价格从淘宝上买来的。
  可以用“劣质”两个字来形容的质地,大红色,更要命的是上面还有着花团锦簇大牡丹。

  自从隔壁新开了一家亚洲餐馆后,景玉打工的这家店生意骤然冷清凄惨。
  毕竟隔壁有着洁白的灯具、光洁的Donghia座椅,蜂蜜色的天然石质地板,据说店主的祖母还曾做过泰国皇室的厨师。

  而景玉供职的这家店,只有普普通通灯、普普通通地板,以及一个普普通通在大学食堂任职十余年、打菜时手抖的像帕金森综合症的老板兼大厨。

  在土耳其餐厅遍地开花的街道上,这家中餐厅的顾客原本就不算多,现在更是门可罗雀。

  为了能招揽生意,景玉不得不装扮成这符合西方人印象中的“中国娃娃”,将黑色的头发挽成两个小发髻包起来。

  客人讲着一口流利的日式英语,每一个单词都有着令人意想不到的发音和停顿。
  景玉听着对方挑剔:“……只要用木鱼花和昆布熬制成汁……”

  说着,这个身上带着酒气的客人靠近,盯着她旗袍下露出的大白腿,甚至还用他勉强和景玉差不多高的个子,探头过来,试图嗅她洒在脖颈上的香水。

  景玉很想将对方狠狠暴打一顿。
  但她只能说:“抱歉,我们这边没有您需要的东西呢,客——”

  对方伸手,企图摸她的下巴,笑容有些不怀好意:“那你需要一份额外的工作吗?”

  “——客你祖宗十八代的坟!”

  景玉啪地收起菜单,啪的一巴掌打在他脸上。

  她一字一顿:“小日本鬼子,我去你大爷的。”

  对方听不懂中文,被这一下打得滋儿唧哇乱叫起来。

  景玉的日语并不好,却也听懂对方满嘴的“巴嘎巴嘎”。

  店老板花容失色地跑过来,不住鞠躬道歉。
  客人唧唧歪歪的日语和日式英语夹杂,吵得景玉头疼。

  她皱眉按着太阳穴,不经意往玻璃外看了眼,瞧见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站在玻璃外,似乎在看这场闹剧。
  视线划过太快,没有停留,老板提高声音,叫着让景玉道歉。

  景玉用中文说:“活该。”

  老板翻译成英文:“她在讲对不起。”

  日本客人不依不饶:“你们道歉这么随意?”

  景玉仍旧用中文:“不然怎么样?老色狼,动手动脚,不要脸。”

  客人:“什么?”

  老板赔笑着送他出门:“没事没事,她在讲谢谢您的提醒,以后一定注意,下次绝对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。”

  好不容易送走难缠的客人,老板直起腰,痛心疾首地指着景玉。

  “真有种啊你,小鲸鱼。”
  “你这个周奖金没了!”

  斥责归斥责,在下班前,面冷心软的老板,还是给景玉结了一大笔钱。

  “幸好我快关门了,不然再这样下去,我可真护不了你,”老板长吁短叹,“生意不好干啊,啧。”
  感叹完了,老板看着报纸上的报道,感慨:“怎么有人命就这么好。”

  下午客人很少,景玉闲到无聊,看过那份报纸上的报道。
  讲的是埃森集团。

  作为世界上最主要的金融机构之一,资产超9980亿欧,说埃森集团垄断德国银行半壁江山也不为过。

  老板感慨完了,把今日没卖掉的一些速食打包给景玉:“拿着,回去路上吃,补补身体。”

  景玉知道,老板快要关店回国了。

  这是景玉来到慕尼黑的第六个月。
  她在德国公立大学念书,虽说学费没有英美大学、私立大学那种每年几万美元/英镑/欧元昂贵,每学期只需要付58欧的管理费。
  但对于孤身一人来此的景玉来说,生活费仍旧是一笔令她格外吃力的开销。

  今年的倒不必担忧,虽然已经有文件下来说保证金会上涨……但预计要等16年,才会实施这个规则。
  现在的景玉在努力攒为下一年续签做准备资金。

  公寓申请遥遥无期,现在的景玉只能通过住房中介找了间廉价的公寓,每个月付350欧的房租。

  第六个月,景玉工作的中餐馆因入不敷出即将关门。
  她即将面临失业。

  在店主回国前两天,突然联系到一个朋友,帮景玉介绍了一份优渥的工作。

  这家时髦、高级的意大利餐厅就在摄政王剧院厅附近,有着暗色调的木质装潢,被称为慕尼黑顶尖的餐厅之一,一道主菜的价格就抵得上景玉付给学校的一学期费用。

  景玉的工作内容也很简单,不需要去后厨刷碗洗盘子,只要穿上干净整洁的衣服,做好一名侍应生。

  景玉轻而易举地就上手这份工作。
  进来不到一周,她就被委以重任,去负责接待一些尊贵的客人。

  刚进门,景玉在一群德国人中,一眼注意到其中一位身材高大的客人。
  他的头发颜色太美了。

  不同于德国人常见的浅褐色头发,他的头发颜色像阳光,像漂亮的、金灿灿的金子。

  不过景玉只看一眼,就垂下眼睛,恭恭敬敬地为这些尊贵的客人送上产自伦巴第的香槟酒。

  这么多人中,金发客人显然才是主角。
  其他人若有似无表现出的敬意,说话时的腔调,笑起来时看的方向……
  以及,一个猫样美人的献殷勤。

  进来之前,景玉听说对方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演员。
  名字叫做米娅。

  米娅把玩着小巧的折扇,象牙骨,蕾丝扇面。
  她频频对着金发客人笑,用夜莺般的嗓音与他交谈,试图调情。

  但金发客人对她这样的小把戏似乎并不欣赏。
  当米娅倾身、想要为他倒酒时,金发客人却看向旁边的景玉。

  景玉注意到,他的眼睛是森林一样的绿色。
  很美。

  “中国女孩,”金发客人叫她,“请帮我倒杯酒,好吗?”

  “可以。”
  景玉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一眼看穿自己国籍,但她仍快速应答,走过来,为他倒满酒。

  倒完酒,金发客人微笑道谢:“谢谢你。”

  或许是视线停留太久,米娅也看向景玉的脸。
  她如狐狸般的眼睛打量着景玉,问:“我点的白葡萄酒怎么还没送上来?”

  景玉说声抱歉,去后厨去取酒,但并没有成功送进去。

  经理难为情地拉着她,告诉她,因为米娅小姐投诉,她今晚不能再负责接待这些客人。

  景玉痛失一笔可观的小费,痛心疾首,扼腕顿足。

  晚上,回到廉价的公寓,楼上的人还在吵吵嚷嚷闹个不停,隔壁的女支女在不停呻|吟。
  景玉把自己闷到被子中,计算下自己的存款,默默地叹一口气。

  太穷了。
  实在是太穷了。
  再这样下去,她恐怕要多打一份工,才能努力攒够。

  贫穷的景玉刷了下微博,看到继姐发的最新动态。

  布置着纤维织物和古董的高级酒店,昂贵的波斯地毯,枝形吊灯,继姐趴在沙发上,优雅地翘着脚。
  评论下面,满是一连串的啊啊啊啊和夸赞继姐人间大仙女,富贵小甜甜的评论。

  景玉关掉微博,用被子将头蒙起来。

  -

  第二天,景玉得到糟糕的消息。
  昨天有位客人投诉了景玉。

  餐厅不愿意失去这位尊贵的客人,只能选择辞退景玉。
  不过还好,餐厅给了景玉一笔三个月的薪水,也算是仁至义尽。

  景玉领了钱,去遍布全城的连锁快餐店买份辣味肉三明治,还有一杯可乐,坐在喷泉旁的公园长椅上吃。

  景玉咬了口三明治,打开手机。
  她搜到了昨天那位金发客人的信息。

  全名克劳斯·约格·埃森。
  历史上长期控制德国经济命脉的埃森银行集团,这个现如今也在德国经济生活中占据统治地位的垄断资本集团,就是他的家族产业。

  真会投胎啊。
  两周前,景玉还和老板说过,这个家族拥有的东西令人眼红。

  景玉非常惆怅地叹口气。

  刚叹完气,她听到陌生男人的问询:“中国女孩,你在叹什么气?”

  景玉心不在焉地啃着三明治:“没有。”

  “遇到麻烦了吗?”男人继续问,“我看你似乎不太开心。”

  她微不可查地皱起眉头。

  景玉实在烦透了那些猎艳的家伙。

  她抬头,毫不客气地说:“这他妈的关你什么事?”

  景玉看到一头如金子的灿烂金发,还有似沉静森林的眼睛。
  明亮阳光下,这双漂亮的绿色眼睛有着宝石般光泽。

  克劳斯微笑着问她:“你刚刚说什么?抱歉,我没听清。”

  景玉文质彬彬回答:“我说的是,谢谢您的关心。”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 <<<<

来源: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。本文由志强门业网转载编辑,欢迎分享本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