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两个黑人老外3p(免费阅读)女生越叫痛男生越有冲劲

 其实也没什么可聊的。他们才认识短短两天,除了合约也没别的话题可说。

  耳根的热意慢慢褪去,向溱看了眼时间:“你是不是要回去了?”

  叶矜寝室十点半的门禁,现在临近十点。

  他不出向溱意外的起身,走到玄关,将外套捞进臂弯。
  弯腰的时候,一小节腰线偷摸地从衣摆里钻出来。

  向溱眨了下眼……一秒后又眨了下。
  他猛得转身,引出砰咚一阵响。

  叶矜抬眸时,看到的就是向溱突然转身,结果撞倒挂衣架的场面。

  向溱闷哼一声:“唔——”

  “怎么样?哪里伤到了吗?”
  叶矜前去扶住向溱,拉过他小臂仔细打量,不料向溱跟烫着一样甩开他的手,往后退了好几步。

  “……”

  向溱望着叶矜莫名的表情才猛得醒悟,又上前两步忐忑道歉:“对不起,我下意识……”

热门小说/精彩爽文请点下面链接

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 <<<<


  “没关系。”叶矜指了指他的腿,“腿还好吗?”

  “没事的,不疼。”
  “没事就好,那我先走了。”叶矜开门的一瞬间,冷风就鱼贯而入。

  向溱一个跨步上前拦住他:“你生气了?”
  叶矜否认:“没有。”

  向溱显然不信,但也不好追问,毕竟是他先犯浑的。
  “那你……你先把外套穿上,外面很冷。”

  叶矜无奈,只得当着他的面穿好外套。
  这会儿他们的距离很近,近到叶矜确实闻到了向溱身上的淡淡檀香味。

  向溱尽量不去看叶矜,等他确实穿好衣服,才打开走在前面,等他出来。
  结果只是叶矜站在门内定定地看他。

  向溱:“……怎么了?”
  叶矜问:“你也要出门?”

  “我送你回学校……太晚了,很危险。”向溱低声说,像是怕叶矜拒绝。

  叶矜叹了口气,他又不是女孩子,路上还可能遇到流氓。
  能贴心到向溱这个份上,要么是有企图的追求者,要么是男朋友,再者他爸也可能这样,事事面面俱到。

  向溱总不能是想当他爸。
  不然没道理说一个资助人对被资助者这么上赶着……殷勤吧。

  于是叶矜再次问了一遍:“我们以前真的没见过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向溱想都没想的回答,“第一次见你是在学校里。”

  跟背出来的书面答案一样。

  叶矜失笑,不再追问。
  他走过向溱身边戳戳他手臂:“那走吧,辛苦溱哥大晚上送我回去。”

  向溱看着自己被戳的地方:“你……”
  叶矜扬唇:“怎么着,不给我碰,戳一下都不行?”

  “行的……碰也行。”
  向溱和叶矜一起走进电梯,还悄悄揉了下耳朵:“你有没有吃晚饭?”

  叶矜撒了个小谎:“吃了。”

  他晚饭确实没吃,但在酒吧里吃了一些水果和零食,这会儿也不算饿。
  他怕自己说没吃向溱会直接带他去吃饭,但真没什么胃口。

  向溱点头:“以后千万不要空腹喝酒了,对身体不好。”

  电梯门开了,叶矜长腿一迈:“好——听你的。”

  向溱耳朵又麻了,叶矜的语气真的很哄人。

  晚上的路不难开,下了南山往东边去,转几条街就到了叶矜学校西门口,这边离他的寝室最近。

  “谢谢,早点休息,晚安。”

  向溱看着他下车,有些不舍,但也没说什么:“路上注意安全……晚安。”

  叶矜本来都走了两步了,闻言又回过头,想了想说:“你后天还要加班吗?”

  向溱一愣:“啊?”

  叶矜站在月光下:“不是说一周要有两天去公寓吃饭?后天是元旦最后一天假。”

  向溱连忙道:“后天不用加班。”

  叶矜笑着摆摆手:“那后天见,需要我做饭吗?”
  向溱摇头:“不用的,我会做。”

  叶矜:“那好,我就期待了。”

  两人就此分别。

  叶矜花了五分钟回到寝室,余醇已经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,包应元在跟女朋友腻歪地打电话,柳桉在浴室洗澡。

  他脱下外套,刚准备挂在床侧钩子上,就看见上面已经有了一件外套——是他还没还给向溱的那件。
  后天吃饭带着一起还给他好了。

  叶矜把外套拿下来叠好,放在到床角。

  宿舍四张床,叶矜的床是最整洁的,虽然他会天天玩弄糅合各色的颜料,但私人物件的审美更喜欢纯色。

  就像床上四件套这种东西,他既不会选择拼接色的款式,也不会选择有繁琐图案的款,他钟爱一切纯粹的蓝色、米色、青色,甚至是黑色。

  柳桉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还憋着笑:“你知道蠢蠢路上给我们怎么吐槽的吗?”

  叶矜瞟了眼隔壁床的余醇:“嗯?”

  柳桉场景重现,微妙微肖地模仿余醇的语气:“老二不是直男才对啊!他那么爱干净,袜子一天一洗,跟人家喝同一瓶水都介意!小爷我袜子攒一周才碰,内裤三年没换,别说喝别人的水就是跟你们吃同一口饭我都无所谓!狗日的郑元霖凭什么说我不像直男!!?”

  叶矜只关心一件事:“他内裤真的三年没换?没破洞吗?”

  “……”柳桉琢磨着,“要不,我趁他现在睡着了扒下来看看?”

  叶矜鼓励说:“去吧,明天学校表白墙就多了一条求助帖:‘不仅网恋对象是男的,就连室友也对我别有所图怎么办,嘤嘤嘤’。”

  “……”柳桉鸡皮疙瘩掉了一地。

  这个嘤嘤嘤还真是余醇能说出的话。
  他以前就没少在游戏里装妹子求对面放水,遇到郑元霖大概是报应不爽。

  柳桉放弃把裤子一行,问:“等会打游戏吗?”
  叶矜:“不打,困了。”

  毕竟刚在外面跟人说过晚安,最后又上线游戏多不好。

  他拿起睡衣走进浴室,随着水声慢慢升起的雾气笼罩住了他。
  叶矜身材是极好的,但不属于那种肌肉型的好身材,更具有令人冲动的美感。

  他皮肤很白,肩膀微宽但单薄,腰非常细,曾经参演学校话剧节目时有人特意量过,他腰围不到七十。
  叶矜随意地把泡沫揉向后背,身腰窝在雾气中时隐时现,蝴蝶骨随着动作时而收缩、时而展开。

  ·

  向溱被热意惊醒了。
  他握着方向盘愣了好久,没想到会梦见叶矜洗澡的姿态,虽然隔着雾气什么都没看清……可还是太冒犯了。

  一定不能让他知道,肯定会觉得自己轻浮的。

  车还停在叶矜学校门口,向溱本来想等确定叶矜回到寝室再走,没想到一直没等到他报平安的信息,就直接睡着了。

  最近确实有点累,向溱摸摸心口,不过今天还早,还可以做点别的事。

  他拿起手机,想给叶矜发条信息再走,却看见自己手机页面还停留在刚刚小憩前游览的贴子上,贴子名是#当今霸道总裁必备哪些要素#

  在他心里,叶矜是顶顶聪明的,如果不想被发现他想隐瞒的那些事,就得把戏做做好。

  他想了想,决定先研究一下这个贴子。

  贴主细致地列出几十条要素,比如时时刻刻都要穿板正的西装,不苟言笑,对下属冷酷无情。

  ……西装的话,可以临时买。

  贴主还说,霸总要有必备人物关系链之一——白月光。

  向溱抬头看了眼夜空……月光?

  虽然不懂,但他善用搜索,很快明白了白月光的含义——指可望而不及的故人,一直想着念着,却得不到,忘不了,想了想都觉得美好,没人能比得过。

  向溱摸摸鼻子,那他应该是有的。

  他有些出神,真正第一次遇见叶矜的时候也是这样一个夜晚,月光明媚,而他站在阴影里,看着叶矜与身旁人说笑。

  那时候,叶矜是所有人心目中的天之骄子,而他不过是一个做什么都难以引起注意的透明人。

  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他都望得到天上的月亮,甚至偶然间也被月光照拂过。
  但向溱再清楚不过,月亮永远不会是他的。

  天地间的沟壑是最无法越过的距离,就像他和叶矜一样。
  叶矜已然不记得他是谁了。

  向溱能看得出来,叶矜是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,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隐隐有些失望。
  不多,就那么一点。

  不过他不是年少怀春的年纪了,并不为此有多难过,只觉得正常。

  “叮——”

  手机响了。
  他的月光发消息来了:

  【——溱哥到家了吗?】

  对于报大自己年龄这事向溱是有些心虚的,但又不好让叶矜别这么叫,只能当做没看见。

  【——到了,你呢?】

  其实他还在叶矜校门口。

  【——我早到了,刚洗完澡。】

  啊……
  向溱突兀地想起,刚刚浅睡那半个小时若隐若现的梦境。

  脸腾得一下红了。

  【——到家就早点休息吧,晚安。】

  最后一句话是叶矜用语音发的,听之前向溱还犹豫了一下,怕叶矜发来例如‘我后悔了’这种不太好的信息。

  但听完后,他只想再听一遍。
  这句晚安被他反反复复地重听了五六遍,犹觉不够。

  最后没再重播是他发现自己还没回叶矜消息,于是匆忙发了个晚安过去,又觉得没说好,于是赶紧撤回,重新按下语音键,酝酿好情绪再录制一遍:“晚安。”

  他是想加一句称呼的,但又不知道怎么称呼叶矜他才会喜欢。

  寝室里,躺在床上的叶矜看着短短两秒的语音,猜都能猜到向溱说的什么。

  不过他还是点开听了一遍。
  他之前就发现了,向溱的声音很好听。

  向溱本身音色就不错,说话时的音调微沉,又很专注,有种非常重视和你说话的感觉。

来源: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。本文由志强门业网转载编辑,欢迎分享本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