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主特别猛的糙汉文古言(全集完整版)怎么自己把自己搞出很多水


  柳桉一副刚见世面的样子:“giao!格子衬衫的那个,摸西装裤男的裆!”

  这还不算开放的,也有那种看上对眼了的,聊几句,喝两杯酒,就默契地朝洗手间走去。

  厕所的隔断门会堵住其余人的视线,但酒吧大厅的音乐、洗手台前抽烟客人的聊天声,都会钻入隔间的耳朵,让里面的人更享受这一时半会的刺激。

  叶矜对酒吧并不陌生,但无论来多少次都难以习惯,太吵闹了。

  吵闹的不是音乐,而是一个个前来搭讪的人。

  他第N次冲走过来的人摆手,拒绝邀约。

  这个圈子里优质男不多,于是他们这样的组合就很容易吸引注意力,特别是个个颜值都不差。

  叶矜跟余醇不用说,包应元是很直男的正气长相,柳桉单眼皮,有些路人脸,但看久了会发现越来越耐看。

  又来一个。
  不过这次的目标是余醇。

  “你好,能请你喝杯酒吗?”

  余醇醉得不轻,幽幽盯着对方:“你也馋我身子?”
  这个‘也’字就用得很妙。

  柳桉一把拉过他,对来人尴尬说:“他有男朋友了,不好意思。”

热门小说/精彩爽文请点下面链接

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 <<<<



  “你放屁!我才没有男朋友!!”他一把鼻涕一把泪,哭得真情实意,“我那么大一个女朋友去哪儿了?狗日的郑元霖!!呜呜……”

  叶矜揉了揉耳朵。
  余醇声音的穿透性简直比酒吧音乐还强。

  送走最后一个搭讪的人,他看了眼时间:“快九点了,走不走?”

  “走走!”
  包应元虽然对gay吧感到很新奇,但马上要到跟女朋友打电话的时间了,被发现自己在gay吧那真的有嘴都说不清。

  他跟柳桉一起架住余醇往外走,叶矜叫来服务生买单。

  服务生长得都还不错,走来的路上还被人摸了把屁股,他也没生气,还侧头回以一笑。

  这里的风气远比普通酒吧开放得多。

  叶矜付完钱,穿过人群拥挤的通道走到外面,余醇正抱着路灯杆狂吐,包应元和柳桉在一旁安慰开解。

  他吹着冷冽的寒风,想的却是很久之前的事。

  这是他第二次来gay吧,第一次是在高二的时候,被班里同学拉来长见识。

  和抱着猎奇心的同学不一样,他望着这些拥抱亲吻的同性,并没有觉得奇怪与反感。

  那会儿他尚且还是少年,心态不够好,发现自己可能喜欢男人后,失眠了好几天。

  很快父母就发现了不对劲,叶矜不想瞒他们,直接出柜了。

  向来善解人意的母亲犹豫道:“妈妈认识一个心理医生……”

  坦白说,叶矜当时心都凉了。

  可他母亲又说:“同性恋不是什么大事,也不是病,你不用这么焦虑,如果实在想不通,就跟医生聊聊。”

  这句话瞬间解救了陷入性向迷茫的少年。
  只要爸妈不介意,他喜欢男生还是女生,其实一点都不重要了,等哪一天真遇上了对的人,随着心意走就好。

  叶矜以为自己迟早有一天,能带着心上人走到爸妈面前,给他们介绍说‘这是我想共度一生的人’。
  而那个和他一样性别的人,也不用担心被刁难,被打骂。

  可如今看来,都是奢望。

  ·

  包应元已经拦了一辆车,知道叶矜九点半有约:“你跟我们一起上车呗?先送你,然后再送我们回学校。”

  叶矜摇头:“不用,我要去的地方离这里不远,走过去就好。”

  柳桉:“行,到地了报个平安。”

  余醇挣扎着探出半边身体:“老二啊,咱一定要注意安全,你长那么好看,万一有流氓馋你……唔——呕!”

  司机没好气地说:“吐车上两百块!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叶矜把充满危机意识的余醇推回车里,替他关上门。

  他一手插兜,一手跟他们摆摆说再见。

  车尾气卷起了一地灰尘,叶矜慢慢往上面走去。

  身上还有些从别人那沾染的烟味,还是让风吹吹得好。
  否则两次见面,都是喝过酒的狼狈状态,未免太不体面。

  叶矜今晚倒是没怎么醉,属于微醺。
  他说要去的地方离这不远,也不是假话。

  南山公寓,南山酒吧,都是根据这块名叫‘南山’的地方命名的。

  这里也不是真的一座山,只是一个经过开发的坡段,因为地势不平,上下坡坡度都很大,又属南方,就被命名为南山。
  他家还曾参加过这块地的竞标。

  现在想想,都是很久远的事了。

  曾经荒凉,杳无人烟的地方,经过六七年的打造,已然成了这座城市极具代表性的游玩景点之一。

  南山公寓就在坡段的另一边,叶矜走了大概十分钟就看到了高楼的影子。

  虽然是公寓,但价格并不低,住这里的很多都是附近单位的中高层人士,也有一些家里不缺钱的学生买了这里的房子,作为周末的落脚点。

  他远远瞧见,一辆质感极高的黑车从弯路上开上来,很稳,跟主人的性格很像。

  叶矜倚在路灯旁等着,暖色的灯光衬得他整个人都温柔了几分。

  他看着黑车找好停车位,车里人开门朝他走来,然后那人一笑:“向先生很准时喔。”

  向溱红了耳根,轻声问:“你喝酒了?”

  “不多。”他竖起修长的手指,“七杯。”

  “怎么不上去等?”
  “想吹吹风,你来得也很巧,我刚到。”

  向溱:“那还吹吗?”

  叶矜摇头:“不了,上去聊正事。”

  向溱说好,又觉得他穿得太少,想脱外套给他,但被叶矜拒绝。

  “我身上不好闻。”叶矜指的是酒味。

  “……好闻的。”向溱说。

  叶矜扬眉:“酒味好闻?”

  “……”向溱不知道该怎么回,说的含糊:“酒味不好闻,但在你身上不难闻。”

  要不是知道向溱多容易脸红,叶矜都怀疑他在撩自己了。

  于是他问:“知道我为什么没穿你的外套吗?”

  向溱老实说:“不知道。”

  下车的时候他就发现了,早上给叶矜的那件外套并没有被穿在身上,有那么一瞬间,他有些小小的失望。

  “因为要去酒吧,怕把它染上烟酒味。”叶矜按下上行键,走入电梯厢内回身一笑,“所以下次见面再还你,可以吗?”

  向溱说:“好的。”
  他想,不还也没关系的。

  公寓在九楼,电梯的运行速度已经很快了,但向溱仍旧觉得度秒如年。

  因为身旁的人就倚在墙上,目光时不时扫过他发红的耳根。

  “叮——”

  电梯门终于开了,他解放似的松了口气:“到了。”

  叶矜跟在他身后,走向906。
  这一层只有六户,向溱的公寓在边户,能享受到三面光线,视野也是最好的。

  玄关鞋架上共两双拖鞋,一个43码,一个41码。

  叶矜踩进拖鞋,很舒服的材质:“谢谢。”

  向溱并没有第一时间聊合约的事,而是走进厨房泡了杯蜂蜜水。

  他斟酌了两秒:“合约的事你不用想太多,我不会做什么冒犯的事,如果……”

  他想说,如果叶矜觉得一周抽出两天来吃饭很为难的话,也可以把这条划掉,只是他的一点小小私心而已。

  可叶矜却突然说:“你知道现在我在想什么吗?”

  向溱迟疑摇头。

  叶矜指了指沙发上的Type-C数据线:“我在想,这是不是你早上特意临时买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被发现了。

  向溱并不知道叶矜的手机还有没有电,只是早上出门扔垃圾的时候,想着给他备一条数据线。

  手机一晚上没充电,万一等叶矜醒来,发现没电了可能会有些不安,毕竟要面对他这个陌生人。

  见向溱表情,叶矜就明白是默认了。
  他有些感慨地笑了下,几乎是第一次见向溱这样的人。

  说单纯也不尽然,他身上有种被世俗侵入过的气息,是种‘知世故而不世故’的纯粹感。

  又绕回合约的话题了,向溱缓缓问:“你考虑得怎么样?”

  叶矜有些诧异:“我以为早上我就同意了。”

  向溱自以为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。
  晚上叶矜突然说见面聊,他便以为是后悔了。

  其实叶矜可能没有向溱想象得那么穷。

  他父母是去世了,可他还有外公外婆,不过那边给的资金赞助他没有收就是了。

  他母亲和父亲的婚姻并没有得到外公外婆的支持,两方关系很淡,就连半年前父母的葬礼,两位老人也只是看着女儿的遗照,沉默了一天,一滴眼泪都没掉。

  没要老人的钱,他就去西餐厅兼职弹钢琴,因为钢琴水准也不错,所以他的收入并不低,两个小时一千,一周去两次。

  除此之外,他虽然是油画专业,但文化课的成绩也不差,还兼顾家教的活。

  这些收入一个学生生活差不多堪堪够用,只是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富足,现在要省着点。

  向溱先给叶矜转了二十万。
  在他拒绝之前,向溱认真地说:“我听说画画很费钱,你现在要毫无顾忌地投资自己去学习,这样等以后才能不去后悔当初埋没了自己。”

  叶矜忍不住笑了声:“你说话……”

  向溱提起了一口气。

  “——怎么跟我爸一个腔调?”

  向溱一怔,没想到叶矜会突然提起已故父亲。

  没等他说什么,叶矜就换了话题:“向先生,你多大了?”

  向溱缓慢地眨了眨眼:“二十六。”

  “哦……”叶矜拖着漫长的尾音,“这样的话,‘先生’这个称呼就有点显老和生疏了。”

  向溱:“嗯?”

  叶矜坐在沙发上,外套早就挂在了门口的衣架上,上身只剩一件单薄的米色毛衣。

  他随意拨弄着白净的充电线:“溱哥——这个称呼怎么样?”

  “……”

来源: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。本文由志强门业网转载编辑,欢迎分享本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