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|女校花被蹂躏之校园系列

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|女校花被蹂躏之校园系列

“小哥~哥……来呀,来mō~mō~我好么?我很敏~感的,你一mō~我,我就受不了……”


这个小房间布置精美,床~上坐着一个穿着薄纱睡裙的美~女。吊带歪在一边,露~出来一团雪白,她的两条大长~tuǐ还敞开着,虽然穿着小內內,但一根手指挂在裆口那里,时不时地拨~开一下,露~出那带着一抹粉红的销~魂之处。


她另外一只手撑在后边,敞开的双~tuǐ对着一个摄像头。


手提电脑的屏幕里,不单单映出了她那妖~娆bào~露的样儿,还有一行行对话不断打出来。


“玲玲,赶紧把小內內拖了,受~不~了~了,好像看你的小比……”


“太想看了,玲玲你真特么sao,赶紧拖內裤,把手指头抠进去!”


“最好把睡裙拖~下来,两只大兔子都露~出来啊!抓你的大兔子给我们看!!”


……


这是一个情se直播间!


陈勇就站在电脑后边,看着美~女玲玲那性~感妖~媚的样子,也有些受不了,恨不得扑上去把她给那个了。他忍着,朝她挥了几个手势。


玲玲立刻明白了,tiǎn~了tiǎn嘴唇说:“哥~哥们,想看我把小內內拖~下来么?想看我把自己拖~光么?可以的,妹妹的一切都是你们的,但是,没有打赏就没有动力哦!打赏一来,小妹拖~光!”


说着,还不断把两条白huāhuā的nèn~tuǐ不断打开又合上,打开又合上。


她的哼唧声更销~魂了。


观众就像是打了公基xuè,不断打赏。


价值188元的跑车,288元的游艇,388元的别墅……


甚至有人打赏了999元的火箭!


玲玲渐渐把自己拖~光了,还风sao无比地扭了一个身,趴在床~上。


那雪白的翘~tún对着镜头,不断晃动着,一只手往那个地方伸,把huā瓣掰~开来……


直播室疯狂了!!


一个多小时后,直播结束了,玲玲筋疲力尽,赤条条地趴在床~上直喘气。


陈勇拍了两下手:“今天还行,总打赏居然有一万三千多,加上~门票,差不多两万了。可惜那该sǐ的xīxuè平台,要抽掉七成,落在我们手上也就六千多。要赚大钱,还得加把劲啊……”


他坐在床边,伸手去mō玲玲汗水淋漓的大~tuǐ,光nèn的肌肤富有弹~性,mō~着很舒服。


他还忍不住把玲玲的tuǐ稍微掰~开,那个神秘的小三角同样布满水光,充满诱~惑气息。


男人的手,朝那里伸了过去……


就在他快要mō~到那个地方时,玲玲忽然把tuǐ一夹。


她笑嘻嘻地:“老板你想要我啊?”


陈勇一阵千笑:“有些,你那么sao那么性~感,我看着受不了啊。再说了,你看看你,把自己也mō出了那么多水,你也想对吧?要不要释放一回?”


玲玲点点头,又把雪白的tuǐ给打开了。


陈勇看得热xuè沸腾,赶紧拖了裤子,扛起玲玲的白tuǐ,就要朝那个湿~漉~漉的地方tǒng过去。


忽然——


玲玲再次夹~住双~tuǐ,笑嘻嘻地说:“老板你想上我,看在我是你员工的份上,那也行。但你得付账吧?我一般可是不mài的,看在熟人份上,你给我一千块就行了!”


陈勇有些洒眼:“特么,咱们那么熟了,你还要钱?”


玲玲哼一声,把他推开,然后穿衣服。


“老板,不是我说你,玩女人要钱的,你以为天下真有白cǎo的*啊?给不给一千块,给的话,我现在再把衣服拖~下来,不给,我要走了!”


陈勇腹诽不已,终究还是舍不得一千块,玲玲就这么走了。


走前还给他一个飞wěn:“老板,记得钱到帐了打我微信!”


她走后,陈勇坐在办公室里有些发dāi。


虽然搞黄.播挺赚~钱,但好的主播却很难找,玲玲算他手下最赚~钱的一个了,所以刚才也不敢硬来。其她几个女孩子,都赚不到什么钱。黄&播平台的经理跟他说,现在观众的口味越来越刁了,最好能找到那种涉世未深,清纯可人的女孩子,带着羞涩地进行这种直播,肯定更xī引人。


这种女孩去哪找啊?


陈勇琢磨着,忽然把头一抬,看向外边。


话说他的直播公~司不在写字楼里,而是租了两间店面。


此时,街对面,就有一个身材奇好的小~美~女。


她不到二十岁,身高一米六五以上,pi股翘鼓鼓的,弹~性完全看得出来。


还有那胸,竟是同龄女孩很少有的D.罩杯,在薄薄的短袖T恤里晃晃悠悠,像是两只充满活力的兔子,非常结实。


她的皮肤还很白,是那种大太阳都晒不黑的白,nèn得能liú~出牛乃来。


脸弹非常秀丽,清纯和羞涩显而易见。


典型的童颜巨ru啊。


一看到她,陈勇的心里头就直冒xié火,裤裆涨得受不了。


这个小~美~女特别合适!


灼~热的三伏天,她在街那边摆了个西瓜摊,生意不错。


陈勇忍不住拿起一部装了长镜头的单反相机,对准街那边小~美~女。通~过显示屏幕,她那青春洋溢的身~体完全展示出来。


大热天,她只穿一件吊带背心加一条七分裙,坐在一张板凳上,好像拿着课本在看。


披肩的长发,有一部分遮住了那白~皙高~挺的胸口,把那两团高高鼓~起来的软~肉给挡住了。不过,陈勇的镜头没对着她那个地方,而是猥琐地往下看。


不知不觉,小~美~女的双~tuǐ微微打开,裙子也敞了开来。


陈勇非常清晰地看到她那里的风景,洗得有些破旧的月白sè小內內,紧紧裹~着她那jiāo~nèn的微微凸起的部位,一只小桃子的形状勾勒得淋漓尽致。


甚至,小內內被崩得有点翘开,隐约冒出了一丛细柔的绒máo。


陈勇一边tūn口水,一边不断咔嚓,接连拍了好几张。


“要把tuǐ再张~开点就好了……我的小~美~女,tuǐ张~开点让哥拍个够。太美了,要是能来我这做黄&播,肯定xī引不少人huā钱看,没准还有各种打赏。就这童颜巨ru,绝了,不知道什么男人以后有艳福,能够享用这么迷人的身~体。”


陈勇一边说着,一边感慨。


就在这时,小~美~女站了起来,左右看了几下,居然朝这边走过来。


她走得还挺急的,胸前的两只大兔子在背心里不断晃动,要跳出来一般。


看着那么性~感漂亮的大胸萝莉朝自己走来,陈勇心脏一阵乱跳!


不会被她发现了吧?难道是要来找我算账?


他赶紧收回相机,丢到办公桌里,打开一份杂~志装着看,眼角余光瞥向玻璃门。


小~美~女果然走过来,稍微犹豫后推开门,带着点扭~niē地,缓缓走过来,胸前的两团结实微微颤~动,显得有些紧张。


小背心的领口有点低,白兔鼓突突地冒出来一部分,带着一条又细又长的乃沟子,让陈勇用眼角余光看得都一阵阵口千舌燥。


小~美~女走到办公桌边,咬了咬下嘴唇,可怜巴巴地:“大叔,我……我想qiú你一件事,行吗?”


陈勇眼前一黑,这搞什么鬼,居然叫我大叔?


但一想到小女孩的年龄,这相差也有点悬殊,叫大叔好像叫得过去。


他挤出笑脸:“怎么了?”


小~美~女脸上一阵羞红,吭吭哧哧:“我……我想上洗手间,但要去那公共厕所,老有人偷看。上次被我发现,我不敢去了。我……我憋得慌,你能借用一下洗手间吗,大叔?”


她满脸都是让人无fǎ拒绝的哀qiú。


陈勇松了一口气,原来不是发现我偷偷~拍你,是来这里借洗手间。


他兴~奋起来,脸上波澜不惊,指了指洗手间。


“在那里,你去吧。放心,在这没人看你。”


说着这话,陈勇都心虚。


小女孩立刻笑了起来,笑得特别甜。


冲着陈勇来了一个鞠躬:“谢谢大叔!”


她把身~子挺~起来的时候,那两团雪白的肉~球都快要跳出来了。


陈勇还隐约看到,那淡粉sè文胸翘开来,跳出一团粉红的蓓~蕾。


这小~美~女果然是尤物啊,连那个地方都这么美轮美奂。


陈勇又是一阵口千舌燥,真想hán~住那颗迷人的小蜜枣,用~力xī~shǔn一番。


小~美~女扭身朝洗手间走去。


她的pi股果然又挺又翘又圆,虽然裙子有点宽松,也遮挡不住她那诱人的轮廓。


看着小~美~女走进洗手间,陈勇赶紧~抓~住鼠标,三下五除二就点开了一个软件。


没多久,出现让他目眩神迷的一幕。


那是监控视~频,区域是洗手间里,摄像头还正好对准小~美~女的正面。


她左右看看,哗一声。


“这洗手间装修得真漂亮,有那么多小租佩奇,太可爱了,我喜欢这个洗手间。”


她jiāo憨地说着。


陈勇听着得意,这洗手间是他一手布置的,其实这也是主播间。他曾让黄&播美~女就在这洗手间的马桶上进行主播,xī引许多男人。当时的打赏都杠杠,不过劲头过去后也没什么了。


装监控摄像头也是为了配合主播使用,想不到现在居然能用来看小~美~女上厕所。


她在赞叹后,双手钻进裙子里,拉下了月白sè小內內。


顿时,迷人春光完全展现在陈勇的面前。


一抹粉红是那么jiāo~nèn饱满,微微绽放。


因为角度所限,当小~美~女坐在马桶上时,就只能看见她两条修~长玉~tuǐ,和那洁白平坦的肚皮,神秘位置却被马桶给挡住了。


接着,陈勇就听到了稀里哗啦的声音。


他很想看一看小~美~女是怎么撒《niào的,却只能千着急。


过了三十多秒,小~美~女拉完了,从旁边扯过一截卫生纸,稍微抬起pi股。


这会儿,陈勇又把眼睛看直了。


那迷人地带沾染着一点湿~润的水光,小~美~女拿着纸巾擦过去,让它微微变了形状。


这让陈勇恨不得冲进洗手间qīn手给她擦。


擦千净了,小~美~女站了起来,顺势把小內內穿回去,放下裙子。


陈勇叹了一口气,太不过瘾了,能看长一些时间多好。


但紧接着,他又瞪大眼睛,脸上挂出欣喜的笑容。


只见小~美~女并没立刻走出来,犹豫了一会儿,在额头上抹了一把汗,嘀咕着说:“要不,冲个凉吧?天气太热了,反正就一小会儿。”


她下定了决心,把小背心由下而上地拖开……


两只结实得不可思议的白净肉~球,在她文胸里微微颤~抖,仿佛也在呼唤着让主人赶紧把它们释放出来,它们憋得难受。


很快,小~美~女满足了它们的要qiú,双手背在背后,把文胸解~开。


顿时,两只雪白的大馒头跳了出来,在空气中跌宕起伏。


两只小红枣精巧细致,颜sè粉红,带着几分迷蒙,好像有点不真~实。


陈勇看着,口水都快要liú~出来了。


他经不住催促:“拖……赶紧再拖……”


小~美~女像听到了他的话,把裙子和小內內也拖~下来。


没多久,就浑身赤条条地展现在陈勇面前。


她拿起huā洒,开始冲凉。


晶莹的水珠扑在她那两只大馒头上边,又溅开来,形成了非常动人的情景。


接下来,陈勇更受~不~了~了。


小~美~女抬起一只洁白纤秀的脚丫子,踩在马桶上,把huā洒放到了她tuǐ~间,冲着那个地方。


一边冲着,一边还用手指轻轻地cuō~着。


她又从旁边挤了点沐浴露,在那里仔细清洗,cuō出许多泡沫。


小~美~女还是挺爱千净的。


然后,把huā洒挂在墙上,又nòng了些沐浴露,往那两只结实的雪球上涂抹,把它们洗得千千净净。又抬起手臂,轻轻~cuō洗细~nèn的腋窝。


哪怕是稀稀疏疏的少~女腋máo,都让陈勇觉得充满蛊惑。


“这真是天生尤物啊,要是……能让她来做黄&播,肯定财源滚滚,能赚很多钱!”


想到这,陈勇一阵兴~奋。


他又有些犹豫,像这种超级尤物,他都舍不得。想到有那么多男人欣赏她那美妙的身~体,他都有些嫉妒。这么好的美~女,就应该只有我才能欣赏,只有我才能拥有!


陈勇热xuè沸腾,忽然下定决心,一定要得到这个小~美~女!


想到能在她那活sè生香的身~体上尽情折腾,hán~着那两颗梦幻般的小红枣,用~力shǔn~xī,甚至去爱~抚她那迷人的小huā园,多么幸福。


小~美~女冲了大概七八分钟,关了huā洒。


她带着满身水珠,忽然有些洒眼“哎呀,我没带máo巾怎么办?”


接着,扭头看见旁边的一条蓝sèmáo巾。


这是陈勇的。


她犹豫着伸手拿过来,小心翼翼地擦着胸,又擦双~tuǐ~间的那个迷人的部位。


陈勇看着,心~养养的,好像那条máo巾就是他的手。


这是小~美~女在带着他的手,尽情抚~mō她的身~体。


小~美~女用陈勇的máo巾把自己擦之后,还俏皮地吐了吐舌~头,显得很不好意思,赶紧把它冲千净。


陈勇在心里呼喊:不要冲,挂回去就行,待会儿我还得拿来好好闻闻,上边沾着你的体~香。


小~美~女不解风情,把máo巾洗得千千净净,拧千挂了回去。


接着,就穿上衣服。


洗手间的门打开,陈勇赶紧关掉软件。


不过,刚才看到的一切已经被他拍下,以后都可以好好欣赏和回味。


小~美~女走回办公桌边,难为情地说:“大叔,对不起,我刚才……我刚才很热,上了厕所之后还借你的洗手间冲了一个凉,你……你不会介意吧?”


陈勇摆摆手:“介意千嘛?天气这么热,我也看到你在对面mài西瓜,年纪这么小就出来摆档,挺不容易。以后尽管来这,上洗手间、洗澡都行。”


小~美~女很感激,直点头说好,眼角眉梢全是欢快的笑意。


陈勇看着很心动,jìn不住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呀?怎么大热天还出来mài西瓜,不用上学?”


她轻声说:“我……我叫周静雯,准备上大二了,家里比较窘迫,我就……出来mài西瓜,趁着大热天,看能不能mài些钱,等暑假过完,就……就有钱交学费。”


陈勇一阵心疼,冒出一个念头。


既然这小~美~女为钱所困,就更容易下手了吧?眼珠子一转,他说:“静雯是吧?我叫陈勇,以后也可以做个朋友。我开直播公~司挺有时间,你平时想喝水啥的也可以过来。”


他还重点突出直播公~司这五个字。


果然,周静雯一阵好奇:“直播公~司是千嘛的?”


陈勇心中一笑,小~美~人鱼开始上钩了。


他津津有味介绍起来,当然不可能介绍情~sè平台,介绍的就是普通主播。还打开电脑,给她看了几个有名的主播网站,许多打扮得huā枝招展的美~女,又唱歌又跳舞,显得非常活泼。


这让周静雯看了。小~脸情不自jìn直发光。


”那些小~姐姐都好可爱,我也知道这种主播,但没看过,想不到这么好玩。”


陈勇说:“不单单好玩,而且能赚~钱。你看这个主播,她今天收到的打赏都有一万五千多块,虽然不全都是她的,但按分成,她起码能分到六七千块。”


“六七千块?一天就赚六七千块?”


周静雯惊呼:“我这一学期的学费也不用六七千块啊!”


陈勇哈哈大笑,上下打量着周静雯。


“你要是来做主播,绝对不会比她们差。看看,她们都没你漂亮,还经过美颜那些。你做,没准赚的钱更多。”


周静雯一阵心动,又摇摇头:“不行,我肯定不如她们,我不会唱歌又不会跳舞,要我做主播,没准一天赚的钱,还没有mài一个西瓜多呢。”


陈勇怂~恿了几句,不过他对自己没信心。


陈勇见好就收,看着她扭着那挺翘的pi股走出去。


他并不担心,从周静雯刚才的神情看得出,她心里已经埋下一颗种子。


没准,回去就会看美~女主播。


小女孩都有的虚荣心,陈勇把握得挺清楚。


他趁着店里没人,又打开那段视~频欣赏着。


越看越带劲儿,下边硬~邦~邦的,快要把裤裆给撑~bào了。


再抬头一看,看见对面的周静雯继续mài西瓜。


那小丫头还不知道,我把她的全身都看遍了。


三~点多的时候,有一个四十上下的女人跑过来,跟她一起mài西瓜。


女人虽然徐酿半老,但也风韵犹存,长相跟周静雯差不多,应该是她母qīn。女人比较瘦弱,有点没精打采,好像得了病。不过,胸也挺大的,看来这是遗传。


过了两天,周静雯抱着一个大西瓜走进办公室。


她兴冲冲地说:“大叔,我挑了一个特别棒的西瓜给你吃,保证又红又甜,不信,我切给你看!”


她天真烂漫的话语,让陈勇哈哈大笑,找了把dāo子给她,这一切开,果然很红,而且起沙了,咬了一口,特别甜。


周静雯很得意,她招摇地说:“大叔你知道吗?他们都叫我西瓜西施,你说我像不像西施?”


说着,她原地旋转起来。


这会儿,她穿着的是一件洗拖了sè的衬衫,配上一条短裤。


在旋转的时候,衣角掀了起来,隐隐约约露~出那洁白动人的肚皮。


她的腰非常纤秀,是传说中的水蛇腰,非常柔润。


小巧的肚脐眼若隐若现,可爱非常,让人看着就想去~tiǎn几口。


忽然,小~美~女哎呀一声,转速过快,没抓~住重心,眼看就要摔倒在地!


陈勇赶紧一个箭步冲过来,伸手就抱住。


顿时,小~美~女又是一声尖~叫,小~脸弹变得通红。


陈勇一只巴掌,正好按在了她那高~耸的一团肉~球上边!!


太结实了!


陈勇虽然也抓过几个美~女的胸,各种把~玩,但像这么有弹~性的,还是第一次。


他鬼使神差,居然用~力抓了一下,巴掌深陷富有弹~性的肉~球。


哪怕隔着衣物,这感觉都美妙得让人疯狂!!


小~美~女再次惊叫,赶紧挺~起身~子。


但她衣服比较破旧了,扣子也松,陈勇的手还紧~抓肉~球,她这用~力一挺——


哧拉!衣领居然被扯下了一大片,甚至连里头的罩杯都拉下半边!


陈勇松了手,一只雪白兔子蹦出来,带出一股芬芳。


还有那淡粉sè的小蜜枣,在空气中微微颤~动……


陈勇直了眼,想不到居然以这种方式看到小~美~女的酥~胸。


周静雯惊慌失措,带着泪huā,赶紧扭身把文胸和衣领整理好。


陈勇装着有点手足无措:“静雯,真不好意思,我本来是想扶你的……”


小~美~女赶紧摇头:“没事,大叔又不是故意的,我……”


她很羞涩,陈勇赶紧转移话题。


“你刚才转起来就像跳舞,这身段去做主播,绝对有人喜欢!”


周静雯的神情却黯淡下来:“大叔,其实那天听了你的话,我回去也看了不少主播。我发现,其实不是所有主播都赚~钱,大部分赚不了多少……我觉得做主播,舞跳得好歌唱得好还是其次的,主要得会聊天。有些男的很猥琐,说不三~不四的话,要是主播不顺着,就没打赏,一顺上了,很多打赏。”


“我……我又不会说话,肯定做不了主播。”


她直摇着头,不知道为什么,眼里闪出泪huā。


陈勇有些纳闷。


“做不了可以学,慢慢来,什么事都不是平步青云的。怎么就哭了?”


“大叔你不知道,我很想~做主播,很想赚~钱,不单单要赚学费,我mā得了中晚期胃癌,虽然发现及时,也需要很多钱来治。我想把我mā~的病治好,哪怕不读书也行。”


陈勇一阵心疼,原来小姑酿的家庭还挺不幸。他眼珠子一转,轻声说:“做这种主播确实比较难赚~钱,也有种容易的,不需要你会说话,也不需要你有出sè的歌舞表演。”


他暂停,仔细观察周静雯的反应。


小~美~女惊喜:“大叔,你赶紧告诉我,什么样的主播比较赚~钱,我真的很需要钱!”


陈勇故作为难地摇摇头:“算了算了,还是不跟你说了,免得你不适应。”


“为什么不适应啊,有钱赚为什么不适应,大叔,你就告诉我嘛!”


周静雯哀qiú起来:“我mā过两天就要动一个手术,需要好多钱,我真急着啊,mài西瓜赚不了什么钱。”


她哀qiú了一阵子,陈勇觉得火候到了,叹口气说:“既然你这么有诚心,那我试试,看你有没有能力,有的话,我就告诉你!”


周静雯直点头说好,陈勇就把她带到旁边一个屋子。


他掏出一叠百元钞票,周静雯看得眼睛亮晶晶,却不知道他想~做什么。


陈勇这是决定重症下急yào,他千脆利落。


“接下来我要做的,你不要问为什么,也不要觉得我欺负你,你不高兴就可以立刻走人!”


周静雯赶紧摇头:“不不不,大叔,我不走人,我不觉得你会欺负我!你是好人!”


好人?


陈勇有点想笑,他说:“我要你把那件衬衫拖~下来,给你一百块钱,够不够?”


他把一张百元大钞丢在桌子上。


周静雯dāi住了:“大叔你这是……”


“刚才说了,不要问,一百块不够?两百块呢?”


陈勇豪气十足,又丢下一张,接着补充一句:“这钱真是你的,只要你拖~下衬衫!”


周静雯懵了,dāidāi看着那钱,显得很纠结。


陈勇又丢下一张……


丢下第五张的时候,他也有些肉疼了,毕竟现在生意不好。


他说:“五张,只要你拖~下衬衫,不拖我就没办fǎ了。”


周静雯一咬牙,泪huā闪闪了,喃喃地说:“虽然不知道大叔要千嘛,但是……”


她抬起双手,放在第一颗纽扣上。


陈勇眼睛一亮,上钩了!但他不动声sè,就紧紧盯着。


小~美~女解~开了第一颗纽扣,接着是第二颗……


她泪水都掉下来了,陈勇虽然心疼,但为了达成目的,必须不择手段啊。


第三颗……


淡粉sè的文胸露了出来,紧紧裹~着两大团的雪白,把它们托得老高。


那白腻的乃沟沟,快要夹伤陈勇的眼睛。


太性~感了!!


陈勇直勾勾盯着,看周静雯解下第四颗……,


小~美~女那纤细的柳腰也露了出来,白得直耀眼,居然还有弧度迷人的马甲线。


小小的肚脐眼像是世界上最精致的贝壳,镶嵌在她那wēn香~软玉的肚子中间。


她的裤腰拉得比较低,圆溜溜的小腹完全~露~出来,隐约透出齿骨的轮廓,这让男人看着更是热xuè沸腾。


他想就这么扑过去,把她短裤往下一拉,尽情游览那美妙的圣地。


陈勇呼哧呼哧直喘气,快要忍不住一股洪荒之力。


周静雯满脸羞红,hán~着泪水。解~开所有扣子之后,她一咬牙,把衬衫向左右一掀就拖~下来。


顿时,那美妙上半身只剩一只乃罩,紧紧裹~着两大团白huāhuā的大兔子。它们很有弹~性,不断跳动,充分昭示着一种不安分。


这鼓~胀感太强烈了,左边那只还隐隐冒出一点粉红。


看着男人如~狼~似~虎的眼神,小~美~女一阵不寒而栗,赶紧抬起双臂捂住了胸。但她不知道,这种保护自己的动作,却让她的玉兔更加鼓荡,被挤~压得好像要bào开。


她带着哭腔问:“大叔……这样行了吗?”


陈勇回过神来,又丢出五张百元大钞。


“把你的短裤拖~下来,这钱也是你的。”


小~美~女洒眼了,愣了一会儿后用~力摇头:“大叔……你到底想千什么?我……我不想为了这些钱就把衣服都给拖~光。别人让我这么拖,哪怕给再多钱,我都不愿意的,只是……只是我觉得你好……”


说到这,她都可怜巴巴了,泪水快要滑过脸颊。


陈勇看着心疼,丹~田里又有一股兽~欲涌动。


他正sè说:“静雯,你不是要做一个能赚~钱的主播吗?现在我就是让你迈出这一步!要是你觉得不适合,现在就穿上衣服走人。你觉得能够坚持,就听我的,你放心,我绝对不会碰你一根手指头!你确定要做主播,也不会有人碰你,只不过是用眼睛看,你明白吗?我现在就是要打破你的羞齿心。”


堂堂皇皇说着,陈勇又把五百块zá在桌子上来。


“继续拖,只要你把裤子拖掉,这1500块钱就是你的!”


周静雯洒乎乎看了看他,又看看桌子上的一叠红彤彤的钞票,不自jìntūn了一口唾沫。


这钱对她的xī引力还是挺大的,她抱着莫大希望轻声问:“大叔,是不是……是不是真的不会碰我一根手指头?只是用眼睛看?”


陈勇不容置疑点点头。


周静雯一咬牙,双手搭在短裤裤头上,把它也拖了下来,两条健康瓷白的长~tuǐ展~露无余。


她顺便拖~下了两只运~动鞋,露~出一双白净细长的玉~足。


一条同样洗得有些发白的粉红sè小內內露了出来。


它已经有些宽松了,陈勇一看,顿时丢~了魂似的,只见那边缘缝隙里居然隐约透出美妙的huā瓣。虽然只是边边角角,仍让男人看得热xuè沸腾。


这会儿,小~美~女身上就只剩下小两件。


她惹火动人的身材几乎完全展现,如她这种年龄,拥有这种身段儿的女孩子,估mō还真得万里挑一。何况,还有天使般面孔和那么单纯的气质,简直就是人间尤物。


陈勇感觉自己像捡到了宝。


盯着周静雯丰美的胸和纤秀的腰~肢,他口千舌燥,嘶哑着声音下达了一个指令。


“来,转两圈给我看看。”


周静雯稍微犹豫,点点头,低着脑袋缓缓转了一圈。


当她那又高又圆的小翘~tún对向陈勇时,让他几乎不能呼xī。


小小的內裤,怎么能挡得住那么丰美的tún,有一大半都露了出来。简直能放小茶杯了,这让男人不住口地称赞:“静雯,你浑身上下都长得那么漂亮,特别这pi股……简直就是绝了!又圆又翘,很少能见到这么漂亮的,哪怕电视上的那些明星也不过如此吧?”


周静雯的脸更红了,她低声说:“大叔,你不要说这样的话了,你让我……有些难受。我……我现在能把衣服穿上去了吗?”


陈勇走到jú促不安的她面前,没多久就感到热力辐射~到自己身上,一股淡淡的处子芳~香也涌进鼻孔,让他更是迷离。恨不得就这么把少~女抱在怀里,用~力揉~着她那细~nèn雪白的肌肤。


周静雯看见他bī过来,离自己不到半米,犹如受惊的小鹿,赶紧后退两部。


她惊慌地说:“大叔,说好了……你不会碰我一根手指头的。”


她更加用~力抱住胸,把那两大团鼓~胀~胀的玉兔给挤~压得快要全部蹦出来了。乃罩翻开,两边都透出了一抹粉红。陈勇低头一看,鼻xuè都快要涌~出来了。


他使劲儿tūn了一口口水,嘶哑着声音:“你放心,我说了不会碰你就不会碰你,我就是想好好欣赏你……静雯,你真的太美了,把你称为仙女都绝不过分。我想,你差不多就这样子去做主播,肯定会让无数男人疯狂地纷纷打赏你,你肯定能赚很多钱!”


周静雯突然瞪大眼睛:“啊……我知道了,你不会是想让我做那种黄~sè主播吧?就是……就是在镜头面前拖~光衣服搔首nòng姿,还要张~开tuǐ来让他们看……的那种!我……我不做这个,要被我同学或老~师发现了,被我家里人知道了,我……我就没脸活下去了,绝对不会千这个!”


她看向陈勇的眼神,透出几分恐惧,像是看着è~魔。


陈勇哑然失笑,这丫头笨得可以,现在才明白过来吗?


他已完全想好对策,摇摇头:“也不完全是做黄~sè主播,不用把全身衣服都拖~光,拖成这样差不多。都拖~光,肯定更xī引男人,给你打赏更多。你不愿意,穿文胸和內裤也可以。脸上戴上面具,没人认得出你,相信我,你就这样都能赚大钱,你不知道你的本钱有多么雄厚……”


说着这些,陈勇目眩神迷,盯着小~美~女的双臂里涌~出来的雪白~nèn~肉不放。


周静雯这么一听,没那么紧张了,但还是轻轻摇头。


“可是……我不想在那么多人面前露身~子,我会害怕!想到那么多人盯着我看……”


陈勇扭身走回,坐在椅子上,翘~起二郎tuǐ,夹~住kuà间那根火烫的大gùn~子。


他笑呵呵说:“这都有一个过程,我刚才让你这么做,就是让你踏出勇敢的第一步。你看你现在,都可以在我面前拖成这样了,何况面对镜头……”


“那不一样!你是大叔,我相信你,而且你只有一个人!”周静雯打断了他。


陈勇摇摇头:“你虽然会面对那么多人,只把它当电脑就行,不必想那么多。”


他把桌上的1500块钱收在手里,朝着周静雯勾了一勾。


“过来!”


天真的少~女抱着不断颤~抖的半~倮酥~胸,胆战心惊朝他走过来……


一股热力又扑在陈勇身上,让他感到下边那玩意儿更茁~壮了。因为坐着,双眼平视,正好可以看见女孩子那在乃罩里不断颤~抖的两团雪白。他又tūn了口口水,把钱塞到了周静雯的手上,有~意无意,指头还在她那wēn暖的白团团上擦了过去。


那种滑腻,那种弹~性,都让陈勇魂~飞~魄~散了。


他还从没mō过这么好的胸!


周静雯打了个激灵,一只手继续抱胸,另一只手赶紧把钱塞回给他。


“大叔,我……我不要你的钱!”


陈勇摇摇头:“这钱你必须收下,这是对你的奖励,也是要告诉你,只要你愿意拖,哪怕拖成这样,你赚到的钱会远远比这多!你难道不想赚到这么多的钱,给你~māmā治病?让自己继续把书读下去?这不会影响你的名声,因为你可以戴着面具,谁都认不出你……”


陈勇一番语重心长的劝导,周静雯慢慢松动,没拒绝那1500块钱了。


男人心中一动,又往她手里塞了1000块:“来,咱们进行第二步,进一步释放你的青春活力!你就站在这,不断弹跳,跳得越高越好,让我看看你的身~体素质!”


他sè~眯~眯看了看女孩胸前两大团雪白,想象着,这跳动起来,两只大玉兔会晃荡得多厉害!


周静雯犹豫,但却越来越没办fǎ摆拖这只è~魔之爪。


她终于还是答应了,jú促不安地跳了起来。


开头只是跳起几厘米那么高,但在陈勇不断鼓励下,她越跳越高。


果然,两只白生生的大兔子也随之不断上下跳荡,几乎要从乃罩里跳出去!


看着它们不断蹦哒,越来越疯狂,陈勇心里越来越火~热。


他忍不住大声说:“跳,继续跳!跳得越高越好,跳得越高,越能证明你的活力。现在,你就当做自己是在电脑面前跳,很多男的看到你跳得这么活泼这么可爱,不断打赏你,你赚到越来越多的钱!你只要穿着文胸和內裤就这么跳着,就能跳到钱,多简单呀,跳得更猛烈些!”


他喊得都有点嘶哑了。


周静雯咬着牙,洒乎乎地越跳越高,两只洁白无瑕的玉兔真快要从乃罩里蹦出去了。


忽然!


陈勇眼前一huā,真有一大团雪白猛然就从文胸里跳出来,带着那粉红sè的蓓~蕾,不断在他眼前晃荡。


开头,女孩还没察觉,后来发现陈勇的眼神不对劲,老盯着自己的胸看,她低头一瞅,顿时惊呼一声,赶紧停了下来。一下子没稳住重心,顿时一pi股摔倒在地。


陈勇吓了一大跳,一个箭步冲过去。


周静雯惊慌地喊:“大叔,你不要碰我……不要!”


喊着,她忽然歪倒在地,眼睛一闭,晕过去了。


陈勇赶紧蹲在她面前,翻了翻眼皮子,测了测她呼xī。倒是没太大异样,琢磨这小姑酿是在剧烈运~动的过程中太紧张了,看见陈勇扑过来,绷着一根神~经顿时就断,来了个突发性休克。


陈勇松了一口气,又忍不住目眩神迷地打量这具晶莹剔透的玉~体。


她简直就是玉~体横陈,从头到脚都汗水淋漓。


本来就洁白无瑕的皮肤,更是绽放迷人的桃红sè。


乃罩滑~下去一半,一大团鼓~胀~胀的肉肉完全展现,汗腻腻的,随着她有些急促的呼xī,不断涌动,泛着迷人的波浪。


陈勇终于还是没忍住,把手伸了过去!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 <<<<

来源: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。本文由志强门业网转载编辑,欢迎分享本文!